云顶集团官网 > 家用电器 > 员工工资无着落,超半数收到欠款

原标题:员工工资无着落,超半数收到欠款

浏览次数:130 时间:2019-11-06

根据中国经营网的报道,被乐视拖欠薪酬的离职人员近日收到了来自法院的电话。 乐视前员工称,“法院和我们沟通,按照拖欠薪酬判决书的50%支付欠薪,剩下的不给了,等于结案了。这个方案我们可以同意,也可以不同意。但是先同意的人,可以先领到拖欠的薪酬。” 王先生继续道,“到底乐视筹集了多少钱,用于解决拖欠薪酬问题,法院也不太清楚,但是会按照立案的先后顺序去排名。意思就是说,年前欠薪会给出来,钱够的话都给,钱不够的话发到谁是谁。” 乐视相关部门人员则表示:“关于离职员工的工资及补偿金发放方案,目前非上市体系债务小组与政府法院等相关部门一直在密切沟通中,待方案确认后会对外公布。” 乐视倒下的这半年,接受采访的王先生去仲裁机构申请了法律仲裁。乐视虽然同意仲裁结果,但是无能力执行。王先生又和乐视的很多前员工一样,去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但法院的沟通电话表示,目前只能按照拖欠薪酬判决书的50%支付欠薪。 那些没有去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的员工,甚至连50%的欠薪都无法收到。田先生少走了“一步”环节,即拿着仲裁书去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因而,只支付50%的解决方案中,田先生的名字没有位列其中。

之前因拖欠工资而被员工申请劳动仲裁的乐视,必须在8月10日也就是本周四前支付欠薪,否则可能将面临强制执行。而在乐视大厦的大厅里,20多位乐视供应商讨债人仍在坚持,一位供应商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我们不敢回去,回去就可能错过拿到钱的机会。” 讨债日常:乐视每天提供一顿午餐 录着讨债人声音的喇叭放在乐视大厦一楼大厅服务台后,喇叭口朝上,正对着二楼的走廊。 大厅服务台前,是二十来张瑜伽垫、野餐垫,两顶帐篷和二十来名讨债人。每天上午9点一直到晚7点左右,他们或者坐在小马扎上,或者躺在垫子上,实在累了就去帐篷里休息会儿。“老躺着腰疼。”讨债人涛涛说道。 一位供应商告诉北青报记者,乐视方面现在每天给他们提供一顿免费午餐,不过饭菜“水平一般”,其他的花销要他们自理。 这群人主要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店建和广告供应商,他们在各自的区域里负责乐视手机、电视的店面承建业务以及活动推广,他们有的是90后创业者,有的是公司负责人,之前一直通过沟通方式与乐视协商,但一直没有结果。他们6月25日开始来乐视大厦要账,在乐视网确认贾跃亭99.06%的持股被冻结后的第一天中午,他们开始采取在乐视大厦门口“静躺”的方式讨债。由开始的19家到现在的21家,“我们这群人没有退出的,会越来越多。” 最开始,这些供应商称乐视一共欠了他们6000万元左右。一位供应商介绍说,乐视从去年11月开始欠款,今年1月,乐视方面给他们支付了不到3%的欠款,之后便再也没还过款了。之后的交涉一直没有什么实质性进展,7月17日乐视网在北京某酒店召开了临时股东大会,大批供应商堵在乐视网股东大会门口。 讨债人们说,目前有20家供应商联合在文件上签了名,称乐视移动总计拖欠他们款项约3330万元。这已经是他们的第8次讨债,但依然没有结果。 “找不到贾跃亭,想找到贾的家人” 进入8月,由于乐视方面没有任何积极性的答复,多次讨债无果后,现在的21家乐视移动讨债供应商提出了新的诉求,接受债转股、房产、地产、车、网酒网酒水、货物抵押等抵债。据悉,乐视方面已经收到了这份诉求,目前,乐视方面还欠这21家乐视移动供应商3450余万元。但据供应商说:“新出的诉求也一直没有回复,特别想找到贾跃亭。” 而被供应商们日思夜盼的贾跃亭此刻又在哪里呢? 7月6日晚间,乐视网发布公告,贾跃亭将辞去乐视网董事长一职,退出董事会。7月7日上午贾跃亭在个人微博上公开表态,乐视至今日之巨大挑战,会承担全部责任,并且会对员工、用户、客户和投资者尽责到底。之后说着回国的贾跃亭至今仍在美国继续他的汽车梦,供应商和员工也表示最近都没看到贾跃亭的身影。谈及未来的计划,供应商代表叹了口气说:“找不到贾跃亭,我们想找到贾跃亭的家人。” “我回去了,他们肯定要来结工资” 在这近40天的“静躺”讨债活动中,每一位讨债人的住宿、交通和饮食让他们每人的日花销几乎均超过400元,由于是暑假,住宿费还在涨,现在是300元/晚,更不用说其中的苦累和心酸也只有他们自己了解。 大部分讨债人都是生意人,经营着各自的小公司。去年的10月份,还是乐视在加紧扩大业务的时候,他们拿到了乐视的订单。“当时是很高兴的,”筹建生态体验店时,涛涛经常跟着工人一起运材料,“嘉兴电信刚开业的时候,我跟着货车,早上8点出发,凌晨3点半左右回到杭州。” “他们都说我看起来老了很多,我刚来的时候他们都说我像30岁出头。”讨债人老傅说道。另一位讨债人接着说:“你看老陈这个月头发白了不少。” 与乐视移动的债务,细化到21位讨债人,有些人是上百万,有些人是数十万,有些人公司资金链断裂。“抵了一套房子和一辆车,东凑西凑,结了一部分工人的款项……”老傅说道。“我回去的话,他们知道了,肯定上公司、打电话,要结工资啊!”涛涛说道:“以前每拿到一部分钱就结出去了,账上留不住。” “你觉得做老板后不后悔?”“后悔。”涛涛想了十几秒后说道。“也不是说什么后悔不后悔,主要是现在欠我这么多钱一直不给我,半年多了,也没什么盈利。”他又补充道。一位讨债人告诉北青报记者,8月10日可能对他们是个机会,因为“法院仲裁要求乐视这天发放员工工资,如果员工的工资发了,就说明乐视有钱了,他们也应该给我们结账。” 下班时间,坐在乐视大厦的门口,乐视的员工往外走。一位乐视员工往外走时说了句:“真不想听见这个声音。”这个声音是指喇叭里那嘶哑的讨债声,它其实喊了半年多了。 “朝阳法院已经被乐视承包了” 根据乐视被欠薪员工提请的劳动仲裁结果显示,乐视支付欠薪期限为8月10日。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其实这也是根据北京市的相关规定做出的裁决,根据有关工资支付规定:用人单位因生产经营困难暂时无法按时支付工资的,应当向劳动者说明情况,并经与工会或者职工代表协商一致后,可以延期支付工资,但最长不得超过30日。而每月10日是乐视向员工支付工资的日子,此次乐视的欠薪原本应该7月10日发放。 今年7月10日,本是乐视的发薪日,但当天乐视控股及非上市体系员工工资并未按时发放。次日,乐视控股相关负责人表示,由于乐视控股及非上市体系面临资金紧张的困境,公司决定将7月份工资推迟发放。为此,部分被欠薪的乐视员工在7月13日前往北京朝阳区劳动人事仲裁院申请劳动仲裁。 由于申请仲裁人数较多,有关部门甚至专为乐视员工开辟了接待窗口。不过据北青报记者了解,这些申请仲裁的员工的情况也不尽相同:有的员工是来讨在职时应付未付的薪酬,有的则是被乐视辞退后一直未收到补偿金,还有的员工则是之前为公司垫付过款项但一直没等来报销款。这些申请仲裁的员工表示,他们中被拖欠的款项基本都过万,有的甚至接近十万元。 根据有关规定,如果到8月10日乐视仍未发放7月份薪金,那么被欠薪员工就可以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不过昨天有接近乐视的人士告诉北青报记者,对于乐视而言,员工要申请强制执行恐怕程序还挺复杂,主要在于乐视内部结构复杂。尽管目前乐视内部已经被切割成上市公司乐视网以及非上市部分,但事实上其内部员工的从属错综复杂,有的从非上市部分招聘的员工一直从事着上市公司的业务,还有一部分乐视移动的员工在业务出现问题之前已经转向了乐视网,但这些薪酬怎么算确实还需要研究。 除了劳动仲裁部门,近期朝阳区人民法院也有大量涉及乐视的案件需要处理,网上有人放上了在法院拍下的照片,上面显示法院的多间调解室都在同时处理着乐视不同部门的纠纷,涉及乐视控股、乐视体育、乐视汽车、乐视移动、乐视致新、乐视电商等,网友戏称“朝阳法院已经被乐视承包了”!

1月4日讯岁末年初,拖欠工资又成为备受关注的一个话题。近日,在湘潭花之林盘龙店打工的女孩曹敏反映,她自2017年年底以来就在花之林盘龙店工作,而这家餐饮店一直拖欠员工工资。2018年12月10日,这家店铺因经营不善倒闭,10余名员工工资没有着落。农历新年将至,曹敏还有一万多元工资讨不回,心急如焚。

经过8个月的博弈,38名前乐视员工讨薪行动中收到被拖欠的全部工资。 “我们讨薪结束了”。4月28日,郎程告诉AI财经社,乐视拖欠大半年的1万元工资今天已全部到账,同时到账的还有70%的经济补偿金。 根据乐视3月提供的解决方案,经济补偿金将按照70%计算,67名讨薪者中,有38人同意了该调解方案,没有接受调解的余下人员,正在等待法院一审判决。“能拿到就不错了”,郎程感慨。 2015年,郎程成为乐视致新(更名为“新乐视智家”后,再次更名为“乐融致新”)员工,2016年末,乐视资金问题开始暴露后,无论高管还是员工,乐视内部从上至下陆续传来离职、裁员消息。 2017年8月初,受乐视裁员潮波及,郎程被迫离职。他透露其所在部门所有员工当时都已被裁撤,约二三十人,此外,乐视致新还存在拖欠工资的行为。 就郎程了解,像他一样走上讨薪路的除了乐视致新同事,还有包括乐视网在内的共67名被裁撤员工,他们组成了一个名为“乐视劳动争议”的讨薪群,每位成员被拖欠的工资和赔偿款均在1万以上,最高一人被欠20万,总共拖欠近百万款项。 2017年9月开始,讨薪群中大部分成员在与乐视协商未果的情况下开始请求法律援助,走劳动仲裁程序。 2018年3月22日,乐视给出了调解方案。根据郎程从律师获取的信息,乐视在调解方案中提出,经济补偿金按照《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关系协议》约定金额的70%支付;支付期限分两批次,第一批次是4月底,第二批次在8月底。支付批次及顺序,按照签订调解书的先后顺序排序,第一批次支付金额200万封顶,其余安排在第二批次支付。对此,郎程将其定义为“饥饿营销”,“第一批只有200万,先到先得。” 目前郎程已入职新公司,而余下未接受调解的约30名乐视前员工,只能将希望寄托于法院判决。

餐饮店倒闭拖欠10余名员工工资

曹敏介绍,位于河东大道的湘潭花之林盘龙店一直不按时发放工资,她工作了三个月才拿到第一个月的工资。纳闷的她向同事打听,得到的答案都是这家餐饮店拖欠工资已成常态。

据曹敏了解,2017年年底,店里员工基本都被拖欠了三四千元工资。2018年,餐饮店生意更加惨淡,到11月已欠下房租数万元。店老板权衡利弊后向员工透露,再坚持营业一个月,用营业额款项支付员工工资,将店铺抵押给房东。“会计说12月中旬会给我们发工资,谁知12月10日,店铺却突然提前关门。”曹敏不知所措,让她愤怒的是,老板在处理花之林资产时,根本没有考虑员工工资。

曹敏希望拿回1万余元的工资回家过年,可是,她等来的只有老板的一纸欠条。“她承诺按期支付,但按多少期,每次支付多少,都没有说。”

另一个女孩刘芳2018年6月从花之林盘龙店辞职,离职后两三个月,店老板还按期支付拖欠她的部分工资,近几个月来却没有了音讯,至今,店主还拖欠她七八千元工资。

12月26日,曹敏等8名员工再次与店主协商,对方承诺月底先支付一个月工资。“此前一再承诺,后来一拖再拖,我们怎么敢再轻易相信她的承诺呢?”曹敏说,她了解到老板入股了一家教育培训机构,应该具备支付餐饮店员工工资的能力。

老板:正在着手卖房筹钱支付员工工资

我们电话联系了花之林盘龙店的负责人张女士。她称,餐饮店于2011年开张营业,前几年生意红火,近几年来,生意每况愈下。自2017年以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18年尤甚。“尽管如此,我一直在想办法支撑,换厨师、改菜品,希望能带动生意,扭亏为盈。”张女士称。

张女士表示,房租和供应商欠款问题已经妥善解决。至于拖欠员工工资问题,她表示已向所有员工写了欠条,正在着手卖房筹钱,一旦筹集到资金将第一时间支付员工工资。

劳动保障部门:员工可以通过三种路径维权

记者从我市劳动保障部门了解到,如果员工被拖欠工资,可以通过三种途径维权。

路径一: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我国法律规定,劳动者与用人单位的劳动争议应当首先经过劳动仲裁方可启动民事诉讼程序,但国家基于公共政策的需要,也规定了法定的除外情形。《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劳动者以用人单位的工资欠条为证据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诉,诉讼请求不涉及劳动关系其他争议的,视为拖欠劳动报酬争议,按照普通民事纠纷受理。”据此规定,如果用人单位拖欠劳动者工资的事实明确,劳动者要求偿付欠薪的诉讼请求又不涉及劳动关系其他争议的,人民法院可以作为民事纠纷案径行受理,不需经过劳动仲裁即直接向法院起诉。

对因支付拖欠劳动报酬事项达成协议、签订承诺书或欠条,但用人单位在约定期限内不履行的,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条之规定,用人单位拖欠或者未足额支付劳动报酬的,劳动者可以依法向当地人民法院申请支付令。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发出支付令。用人单位在收到支付令之日起十五日内不提出异议又不履行支付令的,劳动者可直接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

路径二:前往劳动仲裁机构申请仲裁

遭遇企业欠薪,劳动者还可前往劳动仲裁机构申请劳动仲裁。劳动者在申请仲裁时,也最好尽量能带齐相关材料。仲裁部门作出裁决后,劳动者可凭相关裁决书向企业要求支付报酬,企业若不执行仲裁裁决书内容,劳动者可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路径三:向劳动监察部门举报

举报时,举报人准备好劳动合同、工资发放清单等材料。去劳动用工、公司注册登记所在地的同级劳动保障监察部门举报,劳动监察部门受理后,将对欠薪企业展开调查。若欠薪属实,监察部门将作出行政处理、行政处罚决定,劳动者可凭此向企业要求支付报酬。若单位在收到处理、处罚文书后拒不履行文书内容,劳动保障监察部门将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

恶意欠薪者最高可判7年

针对以转移财产、逃匿等方法逃避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或者有能力支付而不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数额较大,经政府有关部门责令支付仍不支付等恶意欠薪行为,刑法修正案明确以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追究欠薪者的刑事责任。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造成严重后果的,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本文由云顶集团官网发布于家用电器,转载请注明出处:员工工资无着落,超半数收到欠款

关键词: 云顶集团官网

上一篇:昔日冰箱巨头新飞电器破产,新飞获境外注资十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