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集团官网 > 家用电器 > 贾跃亭仍在美国,潮流家电网

原标题:贾跃亭仍在美国,潮流家电网

浏览次数:99 时间:2019-11-06

2018年春节假期后的第一个工作日,孙宏斌正式掌舵下的乐视网在北京偏远郊区一家酒店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就多个议案进行表决,这是乐视网复牌后的第一场股东大会,这家公司命运走向也将初见分晓。 过去逾一年,“救世主”融创中国出资150亿元,试图救乐视网于危亡,但结局不如人意。关联交易纠缠致还款无望,遭多家银行冻结股权致重组搁浅、贾跃亭出走美国、孙宏斌试图力挽狂澜……乐视网这艘巨轮终究趋于停摆。 如果说,贾跃亭时代——创办乐视网(300104.SZ)并发展壮大,带领风起云涌的乐视网走向资本市场,是乐视网的上半场;那么,从投资者成为掌舵者,并试图展开挽救乐视网行动的孙宏斌时代,则是乐视网的下半场。 腾讯《棱镜》在过去几月面访了“乐视系”多位亲身参与到“孙贾纷争”的现高管和前高管、主要的机构投资者,试图通过还原孙宏斌入主乐视网以来主要阶段的关键片段,用以透视这一现代商业演变中的代表案例。 柳传志的局 45岁的贾跃亭曾有过无数的高光时刻,最后一次是在大溃败的前夜。 多数时候,这些今时今日可能让很多人难为情的场景,发生在乐视大厦17层会议室。2016年1月份,在因资金链致生死危机爆发前的半年,他在这间办公室里迎来了柳传志。 这一天,让少数几位年轻的乐视高管们备受鼓舞,这位在中国商界极具威望的企业家毫不掩饰自己对贾跃亭的欣赏,他甚至在现场将贾跃亭比作为“中国版的杰克·韦尔奇”。在听完后者介绍乐视七大生态后,他惊叹于贾跃亭在“公司资金链如此紧张的情况下,竟然做了这么多的事情。” 在逾两年后,柳传志的门生——融创中国董事局主席孙宏斌也曾一再对外重复这句话,这是他一股脑投出150亿元资金力图拯救乐视的重要支撑。 柳传志对贾跃亭的欣赏并不是圆滑地礼貌奉承,因他见证了贾跃亭置之死地而后生。2013年,受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的邀请,他曾到访过乐视,在随后的两年多,乐视网遭遇过生死危机,但随后却在资本市场上成长为市值超过1500亿元的超级明星。 所以,2016年这次到访后,柳传志决定帮帮这位年轻人。他很快力促贾跃亭成为中国企业家俱乐部成员。2016年年中,在这家俱乐部仅增的5名会员中分别是:贾跃亭,以及小米创始人雷军、清华控股董事长徐井宏、HTC董事长王雪红和海底捞创始人张勇。 2016年4月24日举行的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理事大会上,贾跃亭成为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理事,时任俱乐部主席的柳传志为贾跃亭颁发证书。(图片来源: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官网) “要一年申请,半年之后再考核投票。”乐视控股一位高管称,但贾跃亭从申请到推荐入会成为理事,仅用了两周时间。中国企业家俱乐部成立于2006年,作为中国顶级企业家的“名利场”,对理事资格有着几近苛刻的考量,须经两名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理事联名推荐、且必须全体理事投票支持、无一反对才可通过。 贾跃亭的“入局”很快获得了回报。半年之后,2016年9月,乐视汽车宣布的10.8亿美元首轮融资中,参与投资的联想控股、民生信托、新华联,其掌门人或投资人皆在中企俱乐部理事名单之列。在随后帮助乐视汽车与浙江省地方政府牵线搭桥的银泰集团董事长沈国军亦如是。 在“乐视网”摸顶1500亿元的市值巅峰时,柳传志甚至还有过几近“疯狂”的想法。有接近柳传志的人士告诉腾讯《棱镜》,柳最初甚至动过希望乐视重组联想集团手机业务的念头。“联想本身就是一个硬件公司,将联想的手机放到乐视手机旗下,这样完成重组后的公司,既有了电视也有了手机。”该人士称,当时已有投资机构在推动此事。 联想控股方面并未回复《棱镜》的置评请求。 此时,联想集团于2014年从谷歌手中收购MOTO的移动业务,这桩并购给联想集团带来了高额的并购成本——手机业务并无起色,2015财年出现上市以来首度亏损。 但这种说法也被另一同时接近联想和乐视人士否认。“这不至于。柳总行事风格稳健,以他的岁数和身体状况,不会如此冒险。”他说,更多的可能是一些人产生过如此念头,并将这种少数观点“安插”在掌舵者身上。 孙宏斌上线了 无论如何,柳传志对贾跃亭评价和行动上的支持,在一定程度上,为贾跃亭疯狂吆喝的PPT多了些可信度,而更为重要的是,在2016年,当乐视真正命悬一线时它足以让孙宏斌不惜为之冒险。 后来的故事为中国的投资者们所熟知:几无征兆,贾跃亭2016年11月终于主动承认乐视整体陷入资金链危机,2017年1月,孙宏斌携150亿元资金“跑步”入场,大举买下乐视网、乐视影业和乐视致新分别8.61%、15%和33.4959%的股权。 2017年1月15日“融创乐视战略投资暨合作发布会”上,贾跃亭与孙宏斌就融创战略投资乐视相关细节进行解释。 34天时间,从两人首次见面到最终签订投资协议。孙宏斌现场坐镇,聘请联想控股、泛海集团投资乐视汽车的团队进行尽职调查,普华永道作为审计机构。 乐视网一位中层称“这样的业务孙宏斌一定要找自己信得过的人”。这位“信得过的人”,即是原联想控股战略投资部投资总监李宇浩,他此前主导了联想控股对乐视汽车的投资项目。这位80后投资人主要关注TMT领域,和孙宏斌私交甚好。 经此一役,李深得孙宏斌和融创中国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汪孟德赏识,甚至在随后以重金“挖角”其至融创负责投资业务。 然而,投资乐视网的此次匆忙尽调却给孙宏斌和他所掌舵下的融创带来无尽的烦恼。 “尽调做得极差,非常粗糙。”一位看到过尽调账本的人士告诉腾讯《棱镜》,他认为,此次尽调的账目和关联方交易能对上,关键问题出在手机和汽车两个“窟窿”,本身不具备造血能力却耗资200亿元左右。 另一位人士也抱怨,尽调虽然“数字账上都有,但是他不知道哪些还了,哪些没还,他没有预测到现金流压力会这么大”。 2017年春节过后,乐视网积极迎接“二股东”正式进驻。当时,在没有独立办公室情况下,贾跃亭安排下属,用玻璃隔断隔出两间独立办公室。 首先进驻的是孙宏斌的“财务大臣”刘淑青。刘淑青所做的第一件事是要求乐视网所有的财务进出都必须经过其之手,这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此前乐视体系各个生态间资金“挪用”和“拆借”的便捷性。 但是,麻烦事还是很快来了。融创的真金白银很快被打入到乐视的账户,但这些资金很快就没了踪影。腾讯《棱镜》了解到,150亿元投资资金分三批到账,其中贾跃亭个人从中获得60.41亿元,除过交20%的个人所得税、支付19亿元公司债、还一些钱给银行解除部分质押外,所剩无几。 “钱三两下就没了,快得很。”乐视网一位核心高管告诉《棱镜》,“一家市值千亿级别公司的正常运转,需要强大的现金流作为支撑,这些资金很快就用完了”。“企业本身的运转要消耗资金,版权成本、运营成本和人力成本,还不算债务的财务成本和利息。”上述乐视网中层说,这些钱可能维持正常运转,但无法解决乐视网债务问题。 2017年11月份,贾跃亭在美国接受腾讯《棱镜》时曾透露,在当时,其在乐视非上市体系股权、地产和上市公司体系股权,共约400亿元的资产都在国内被冻结了,整个乐视的负债大约200多余元,其中100多亿元是由他承担连带担保责任。“最高的时候我担保过400多亿元,后来老孙给我的钱,我全部换了银行的贷款。” 泥潭比深渊还深、比海还大 一入乐视深似海,孙宏斌或许这才发现,乐视的现实远比梦想残酷。 按照早期计划,孙宏斌试图将乐视网和乐视非上市公司进行切割。当时的构想是乐视体系分上市公司乐视网、非上市公司和乐视汽车三部分。遗憾的是,乐视体系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一体化”,快刀也斩不断乱麻。 以乐视致新为例,乐视超级电视的生产归属于上市公司体系乐视致新,但销售却归属于非上市公司体系LePar。也就是说,乐视致新每销售一台乐视超级电视,回款先经过LePar再转给乐视致新。而LePar所属的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本身又为乐视移动做了许多债务担保。 这导致的结果是,非上市公司所欠乐视网的应收账款“明摆在那里,却迟迟还不上”。 《棱镜》了解到,此时,孙宏斌索性给出建议,将非上市公司体系的业务全部处理掉用于还款。2017年5月份的融创中国2016年业绩发布会上,孙宏斌亦曾公开称,乐视体系未来就是上市公司和汽车两部分,诸如乐视体育和易到等非上市公司部分“该卖的卖掉,该合作的合作”,汽车部分“贾跃亭该怎么弄怎么弄”。 但是,贾跃亭并未听从这位比他年长10岁的山西同乡的建议。有人开价数亿元收购乐视商城,贾跃亭说No;有人开价百亿购买易到,贾跃亭还说No;有人开价50亿购买乐视金融,贾跃亭依然说No。 “老贾连一片羽毛都不肯放弃。”融创中国2017年9月召开的中期业绩发布会上,孙宏斌摘掉眼镜,潸然泪下。 关联交易应收账款似乎成了一个“死结”:时间拖得越长,资产的残值越低;资产的残值越低,就越不够填坑。 让孙宏斌更无奈的是,《棱镜》获悉,融创中国投资乐视的股权截至目前甚至仍未完全过户。原因在于,贾跃亭和乐视控股持有的乐视网股权被冻结后,正在进行的股权过户程序也无法进行。 《棱镜》核实到,乐视影业资产注入乐视网最终失败,一定程度上是因乐视控股持有乐视影业的股权被冻结。如要进行新一轮融资或者装入上市公司,首先需解冻乐视影业的股权;而乐视影业的股权解冻,需要先偿还乐视手机的欠款,显然贾跃亭暂时无法归还。 乐视网复牌前一天,白马骑士孙宏斌不无感性地留下“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 从2018年1月24日复牌,乐视网已前后录得14个跌停,截止春节休市前股价已从15.33元跌至4.42元,市值跌去四分之三。 腾讯《棱镜》计算,截止目前,融创向“乐视系”公司投资资金总计已达到153.72亿元,借款达到17.9亿元,并以总计52.04亿元收购了乐视两处地产项目的部分股权。 两个男人从“同袍”到切割 在这场大拯救中,贾跃亭的角色难以言说。 时间拉回到2017年7月,贾跃亭按计划出差美国处理他个人投资的美国电动汽车品牌FaradayFuture事宜。当时计划是两周,最多到7月底回国。妻子甘薇甚至只为丈夫准备了七套换洗衣服,每两天一套。 但是,当贾跃亭正在飞往美国的航班上时,腾讯《棱镜》独家披露贾跃亭夫妇及“乐视系”三家公司总计12.37亿资产被招商银行申请司法冻结。乐视随后递交上海高院的书面申诉,称招行实际冻结查封的资产总价值达261.62亿人民币。 这一行动让贾跃亭和孙宏斌都措手不及,但贾跃亭彼时作为上市公司乐视网董事长,必须对此反应。腾讯《棱镜》获悉,就此,孙宏斌和贾跃亭进行了长达两天的会议后,两人达成相互妥协的方案:贾跃亭极不情愿地辞去董事长,孙宏斌极不情愿地担任董事长。 这是没有选择的方案:如果贾跃亭不辞董事长,那么可能会因更多挤兑而导致公司无法运转而破产;如果贾跃亭辞去董事长,那么可能会失去对公司的控制权。孙宏斌接了董事长职位,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乐视网的信心支柱,但以第二大股东担任董事长,则不得不承担乐视网整体的风险与债务责任。 《棱镜》未能了解两人商量方案的更多细节,但孙和贾自此开始互有间隙。 “因为7月份董事长这个事情,贾总跟孙总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有直接交流和沟通。”上述乐视控股高管称,两人的沟通方式是:通过刘弘等高管作为中间人进行传话。 意识到回国后短期内无法再次出国,与躲避三年前那场危机的方式一样,贾跃亭选择在美国和中国香港间辗转。这期间,“乐视系”多位高管,包括乐视网财务总监张巍、乐视体育董事长雷振剑等,都曾飞往香港,与贾跃亭对接乐视相关板块的债务。 贾跃亭在港期间,孙宏斌也不得不亲自飞抵香港,与贾讨论资产切割和债务解决方案。他也曾帮贾跃亭找到愿意接盘的第三方平台,试图说服贾跃亭放弃上市公司大股东地位,以此解冻司法机构的股权冻结,填补关联交易和其他债务的“窟窿”。“实际上是有机会的,但老贾要价太高了。”上述乐视网中层说。 在乐视网复牌后,孙宏斌和贾跃亭间的关系似乎已失控到剑拔弩张。乐视网与乐视控股频繁“隔空喊话”,互揭伤疤。贾跃亭妻子甘薇刚刚称超过30亿元的关联债务已经形成解决方案,乐视网随即发布澄清公告予以否认。乐视网刚刚发布乐视网的关联欠款为75.31亿元,乐视控股却澄清只有60亿元。 乐视网甚至以公告形式表态将采取包括法律手段在内的一切手段,承诺向贾跃亭追债。 孙宏斌在公开场合仍夸赞贾跃亭非常具有企业家精神。但他曾点赞的一条微博似乎已间接表达了他的不满——这条微博来自乐视一位线下经销商:“目前来看,孙宏斌已经完全下了狠心,不答应就让老贾爆仓,股价公告进一步表明决心。老贾目前没有任何办法,只有妥协。” “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刚刚出台,可能被新的问题所掩盖,需要不断寻找新的解决办法……有时甚至是死结。”乐视网一位核心高管称。 “如果说回过头重新来过,我相信老孙一定不会入这个局,”上述乐视控股高管称。

复牌后的乐视依然是老股民心目中的娱乐明星,在经历11个跌停板后,乐视网在农历新年的第一个交易日就放量涨停,散户接盘的唯一理由便是孙宏斌。而在媒体盛传乐视的“重整方案”时,乐视网却发布公告,公司未形成任何实质性的方案及意向。并且声称,公司面临实际控制人可能发生变更,现有业务业绩存在重大不确定性等问题,提示投资风险。

贾跃亭仍在美国 “新乐视”翻盘待解“朋友们不用过度担心融创。” 7月23日下午,孙宏斌公开表示,重视现金流,会把融创中国的安全放在首位;其次,知进退,在放弃上没有人比自己更决绝。

而与此同时,的乐视网在北京郊区召开了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孙宏斌却没有出席。本该监管部门提示股民交易风险,上市公司为自身业绩辩护的语气对调了,角色扮演不仅令人疑惑,孙宏斌、贾跃亭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朋友们不用过度担心融创。” 7月23日下午,融创中国(01918.HK)董事会主席孙宏斌公开表示,重视现金流,会把融创中国的安全放在首位;其次,知进退,在放弃上没有人比自己更决绝。

图片 1

这样的表态令人对遭遇资金链紧张的乐视后续走势浮想联翩。融创中国为乐视网(300104.SZ)第二大股东,占股8.56%。7月21日,孙宏斌当选乐视网董事长。这家曾创造1700亿市值的创业板公司正式从“贾跃亭时代”进入“孙宏斌时代”。

贾跃亭平仓退出,是孙宏斌救助乐视网的前提

同时,贾跃亭什么时候回国,成了近日被热议的“未解之谜”。他从“All-in”式的创业者,到如今“All-out”,失去对乐视核心资产的主导权,能否翻身仍未可知。

原来乐视网已经跌破了贾跃亭平仓线,但贾跃亭持有的是限售股,在解禁期内不能平仓,向市场上放出了乐视网重整方案的烟幕弹。不料孙宏斌简明扼要指出,公司面临实际控制人可能变更的问题。

贾跃亭All- out 之后

孙宏斌是挂牌交易乐视网的董事长,却仍是第二大股东,而引孙宏斌入瓮的贾跃亭实质上仍是大股东,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只有乐视网股价低迷,贾跃亭限售股解禁期过后,爆仓一股不剩之时,孙宏斌才会名正言顺的全面执掌乐视网。

7月初,贾跃亭在中国香港待了两三天后,便飞往美国。

为何孙宏斌冷眼旁观、如此决绝?孙宏斌入主乐视前后,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从与贾跃亭的惺惺相惜到与孙宏斌的愿赌服输,孙宏斌如何完成了从救世主到冤大头的角色转变?孙宏斌又在哪一刻心生悔意?

贾跃亭去美国的理由是,专注推进新能源汽车Faraday Future(下称“FF”)尽早实现量产,以对所有的债务负责。这与乐视国内债主上门逼债的状况形成反差,贾跃亭还有钱造车吗?

图片 2

7月21日有消息称,乐视控股创始人、董事长贾跃亭目前已经回国。乐视方面对此表示:“贾总回国时间会根据他在美国汽车相关业务推进情况而定,具体时间暂时不方便透露。”

柳传志与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对贾跃亭的扶持过往

23日,根据两位贾跃亭身边人士先后交叉证实,其实贾跃亭现在还在美国加州,因为手头还有一些事务没有处理完,但是距离回国的时间不会太久。

孙宏斌的创业恩师是有着企业家教父之称的柳传志。而柳传志曾经对贾跃亭十分欣赏,并且给贾跃亭提供了巨大了人脉和资源支持。

据了解,乐视汽车业务独立于上市公司乐视网和乐视控股之外,实际控制人为贾跃亭和贾跃芳。FF是贾跃亭在美国投资的电动汽车初创公司,是贾跃亭“汽车梦”的主要载体。

在贾跃亭资金链断裂的前半年,在乐视大厦的17层会议室,贾跃亭热情的接待了联想的董事长柳传志,这位老一辈的企业家不加掩饰的对贾跃亭一再赞赏。在听完贾跃亭介绍完乐视的七大生态之后,他惊叹于贾跃亭在公司资金链如此紧张的情况下,竟然做了这么多的事情,甚至直接将贾跃亭比作为中国版的杰克.韦尔奇。

不过,FF方面7月11日公开声明称,此前的拉斯维加斯工厂项目将暂停,但工厂和土地还会保留,未来继续建设。

鉴于柳传志给贾跃亭的良好印象,柳传志决定抬举一下这位年轻的企业家,他力促贾跃亭成为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的成员。

在国内,关于乐视汽车的工厂进展鲜为人知。

中国企业家俱乐部成立于2006年,这家刘东华建立的中国顶级企业家的交流平台,名流云集,对理事资格有着苛刻的考量,须经两名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理事联名推荐,且全体理事无一反对才可通过提名。并且需要一年申请,半年之后再考核投票。

去年12月底,乐视超级汽车工厂项目在浙江德清莫干山开工。根据该项目启动时公布的信息,其工厂第一阶段占地约4300亩,一期工程将达到年产20万辆整车,并拥有汽车生产制造的四大工艺(冲压、焊接、涂装、总装)以及电池和电动机等三电系统配套工厂,到二期工程完工后,工厂将具备年产40万辆的产能。总投资额为近200亿元。

鉴于柳传志强大的号召力和影响力,贾跃亭仅用了两周时间便成功担任理事。而在2016年终,俱乐部总共增加的5名会员中,包括贾跃亭、小米创始人雷军、清华控股徐井宏、HTC董事长王雪红以及海底捞的创始人张勇,都是企业界响当当的人物。

但时至今日,该工厂何时投产仍然不得而知。

不愧为中国顶级的企业家俱乐部,贾跃亭赢得了丰厚的回报。在半年之后乐视汽车的首轮融资中,联想控股、民生信托、新华联等共出资近10.8亿美元,均是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的理事。

孙宏斌“兵不血刃”

图片 3

7月17日,孙宏斌当选为乐视网的非独立董事。有趣的是,他当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曾回应称,自己“不想当乐视的董事长”。而在21日召开的乐视网董事会会议上,孙宏斌全票当选公司董事长。

孙宏斌150亿救场如泥牛入海,顿生悔意

21日召开的乐视网董事会会议还通过议案,乐视网的法定代表人由贾跃亭,变为乐视网现任总经理、执行董事梁军。而梁军与孙宏斌都有联想背景,且做事风格稳健,是乐视电视业务(乐视致新)的掌舵人,得到孙宏斌的认可。

这是孙宏斌入场的重要理由,在贾跃亭主动承认陷入资金链危机之时,孙宏斌携150亿元资金火线入局,一举买下乐视网、乐视影业和乐视致新的大量股份。仅仅用了34天时间就完成了尽职调查,签订了投资协议。尽职调查的机构同样是来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的联想控股和泛海集团。

去年10月,乐视资金链紧张的风波爆发后,影响已从非上市体系,延伸到上市公司。今年5月,乐视网8.81亿元募集资金曾被关联公司挪用的消息被曝光。

然后,孙宏斌的真金白银刚打入乐视的账户不久,这些资金就很快了无踪迹。150亿资金分三批到账,其中贾跃亭个人获得60亿元,除了20%的个人所得税、支付19亿公司债,一部分还给银行外。钱三两下就没了。

今年年初,贾跃亭通过转让手中股权,为乐视引入融创中国约150亿元的资金,以解决公司的资金缺口,尽快偿还银行的债务。融创中国的150亿元主要投入到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三块业务中。

这引起了孙宏斌的强烈质疑,如今才如梦方醒,乐视的现实远比梦想更为残酷。当孙宏斌与贾跃亭当面对峙,要求将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的业务全部卖掉还款之时,贾跃亭将孙宏斌的建议全部否决。乐视商城不卖,易到不卖,乐视金融仍然不卖。

作为入股的条件,孙宏斌要求贾跃亭对乐视上市公司与非上市体系进行彻底的“切割”,避免上市公司资源再次被挪用。今年5月,贾跃亭辞去乐视网总经理的职务,由梁军接任。

“老贾连一片羽毛都不肯放弃”,孙宏斌老泪纵横,“人有时候要敢要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

随后,贾跃亭继续陷入一系列坏消息之中。先是贾跃亭夫妇约12亿元的资产被司法冻结,再是贾跃亭所持乐视网的大部分股权也被司法冻结,还有贾跃亭在乐视影业中所持股权已大部分质押给了融创中国。

自此之后,孙宏斌再没有向乐视网投入过一分钱。在贾跃亭飞往美国之后,乐视系的260亿的资产被招商银行申请司法冻结。兵临城下,孙宏斌和贾跃亭达成妥协,贾跃亭辞去董事长之位,由孙宏斌接任。但第二大股东担任董事长,也将不得不承担乐视网的全部责任。自此,两人将不再直接接触。

此时,局面逐步明朗,贾跃亭手中的牌越来越少,而孙宏斌手中的牌却在增加。在为乐视注入150亿元资金后,融创中国的关联公司已跃升为乐视网的第二大股东。同时,乐视网正在酝酿推进重组,把乐视影业也装入上市公司,因为贾跃亭所持乐视影业的大部分股权已质押给融创中国,因此一旦完成重组,融创中国在乐视网中的持股比例将进一步上升。更何况,贾跃亭被冻结的资产如果被处理来偿还银行债务,孙宏斌会是接盘的热门人选之一。

在乐视网复牌之后,孙宏斌与贾跃亭的关系已经到了互揭伤疤的地步,乐视网与乐视控股频繁对垒。贾跃亭妻子甘薇称超过30亿元的关联债务已经形成解决方案,乐视网随机公告予以否认。

今年7月初,贾跃亭辞去乐视网董事长等上市公司的一切职务,乐视网由孙宏斌入主进入倒计时。在7月17日乐视网的临时股东大会上,孙宏斌、梁军和乐视影业CEO张昭当选乐视网新的董事,融创中国在乐视网董事会中占据了主导权。

乐视网甚至以公告形式表态将采取包括法律手段在内的一切手段,承诺向贾跃亭追债。

孙宏斌当选乐视网董事长后,外界最关心的,一是乐视网收购乐视影业的进展能否加快推进,从而加速形成乐视视频(乐视网)、乐视电视(乐视致新)、乐视影业的生态圈,实现新一轮成长;二是乐视网此前与手机、体育等非上市体系之间曾紧密互动,随着乐视非上市体系的业务收缩,乐视对用户的吸引力能否维持甚至增强。

乐视网2016年更正的年报披露出,该公司2016年销售前五大客户均为乐视网关联方。乐视网与这五家公司的关联交易至少为上市公司乐视网贡献了44.56%的销售收入,合计97.97亿元。

尽管目前表面上贾跃亭还是乐视网的第一大股东,但乐视的核心资产——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均已收归孙宏斌掌控的“新乐视”旗下。在梁军出任乐视网CEO后,孙宏斌将让张昭统管乐视网的内容,负责日常运营。

“目前的新乐视是比较稳定的,新乐视、新团队、新文化,资金不是问题。” 孙宏斌在7月17日的乐视网股东大会上表示,今后将强化自制(内容)和(电视)大屏业务。

不过,自去年曝出资金链风波以来,乐视的线下经销商体系在收缩,乐视的内容在减少,乐视上游供应链还需重新稳定。“孙宏斌时代”的新乐视能否“翻盘”,尚待时间检验。

盖世汽车

7月初,贾跃亭在中国香港待了两三天后,便飞往美国。

贾跃亭去美国的理由是,专注推进新能源汽车Faraday Future(下称“FF”)尽早实现量产,以对所有的债务负责。这与乐视国内债主上门逼债的状况形成反差,贾跃亭还有钱造车吗?

7月21日有消息称,乐视控股创始人、董事长贾跃亭目前已经回国。乐视方面对此表示:“贾总回国时间会根据他在美国汽车相关业务推进情况而定,具体时间暂时不方便透露。”

23日,根据两位贾跃亭身边人士先后交叉证实,其实贾跃亭现在还在美国加州,因为手头还有一些事务没有处理完,但是距离回国的时间不会太久。

据了解,乐视汽车业务独立于上市公司乐视网和乐视控股之外,实际控制人为贾跃亭和贾跃芳。FF是贾跃亭在美国投资的电动汽车初创公司,是贾跃亭“汽车梦”的主要载体。

不过,FF方面7月11日公开声明称,此前的拉斯维加斯工厂项目将暂停,但工厂和土地还会保留,未来继续建设。

在国内,关于乐视汽车的工厂进展鲜为人知。

去年12月底,乐视超级汽车工厂项目在浙江德清莫干山开工。根据该项目启动时公布的信息,其工厂第一阶段占地约4300亩,一期工程将达到年产20万辆整车,并拥有汽车生产制造的四大工艺(冲压、焊接、涂装、总装)以及电池和电动机等三电系统配套工厂,到二期工程完工后,工厂将具备年产40万辆的产能。总投资额为近200亿元。

但时至今日,该工厂何时投产仍然不得而知。

孙宏斌“兵不血刃”

7月17日,孙宏斌当选为乐视网的非独立董事。有趣的是,他当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曾回应称,自己“不想当乐视的董事长”。而在21日召开的乐视网董事会会议上,孙宏斌全票当选公司董事长。

21日召开的乐视网董事会会议还通过议案,乐视网的法定代表人由贾跃亭,变为乐视网现任总经理、执行董事梁军。而梁军与孙宏斌都有联想背景,且做事风格稳健,是乐视电视业务(乐视致新)的掌舵人,得到孙宏斌的认可。

去年10月,乐视资金链紧张的风波爆发后,影响已从非上市体系,延伸到上市公司。今年5月,乐视网8.81亿元募集资金曾被关联公司挪用的消息被曝光。

今年年初,贾跃亭通过转让手中股权,为乐视引入融创中国约150亿元的资金,以解决公司的资金缺口,尽快偿还银行的债务。融创中国的150亿元主要投入到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三块业务中。

作为入股的条件,孙宏斌要求贾跃亭对乐视上市公司与非上市体系进行彻底的“切割”,避免上市公司资源再次被挪用。今年5月,贾跃亭辞去乐视网总经理的职务,由梁军接任。

随后,贾跃亭继续陷入一系列坏消息之中。先是贾跃亭夫妇约12亿元的资产被司法冻结,再是贾跃亭所持乐视网的大部分股权也被司法冻结,还有贾跃亭在乐视影业中所持股权已大部分质押给了融创中国。

此时,局面逐步明朗,贾跃亭手中的牌越来越少,而孙宏斌手中的牌却在增加。在为乐视注入150亿元资金后,融创中国的关联公司已跃升为乐视网的第二大股东。同时,乐视网正在酝酿推进重组,把乐视影业也装入上市公司,因为贾跃亭所持乐视影业的大部分股权已质押给融创中国,因此一旦完成重组,融创中国在乐视网中的持股比例将进一步上升。更何况,贾跃亭被冻结的资产如果被处理来偿还银行债务,孙宏斌会是接盘的热门人选之一。

今年7月初,贾跃亭辞去乐视网董事长等上市公司的一切职务,乐视网由孙宏斌入主进入倒计时。在7月17日乐视网的临时股东大会上,孙宏斌、梁军和乐视影业CEO张昭当选乐视网新的董事,融创中国在乐视网董事会中占据了主导权。

孙宏斌当选乐视网董事长后,外界最关心的,一是乐视网收购乐视影业的进展能否加快推进,从而加速形成乐视视频(乐视网)、乐视电视(乐视致新)、乐视影业的生态圈,实现新一轮成长;二是乐视网此前与手机、体育等非上市体系之间曾紧密互动,随着乐视非上市体系的业务收缩,乐视对用户的吸引力能否维持甚至增强。

乐视网2016年更正的年报披露出,该公司2016年销售前五大客户均为乐视网关联方。乐视网与这五家公司的关联交易至少为上市公司乐视网贡献了44.56%的销售收入,合计97.97亿元。

尽管目前表面上贾跃亭还是乐视网的第一大股东,但乐视的核心资产——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均已收归孙宏斌掌控的“新乐视”旗下。在梁军出任乐视网CEO后,孙宏斌将让张昭统管乐视网的内容,负责日常运营。

“目前的新乐视是比较稳定的,新乐视、新团队、新文化,资金不是问题。” 孙宏斌在7月17日的乐视网股东大会上表示,今后将强化自制(内容)和(电视)大屏业务。

不过,自去年曝出资金链风波以来,乐视的线下经销商体系在收缩,乐视的内容在减少,乐视上游供应链还需重新稳定。“孙宏斌时代”的新乐视能否“翻盘”,尚待时间检验。

本文由云顶集团官网发布于家用电器,转载请注明出处:贾跃亭仍在美国,潮流家电网

关键词: 云顶集团官网

上一篇:厨电企业年报飘红,2018年厨电业将越千亿门槛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