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集团官网 > 家用电器 > 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较低,潮流家电网

原标题: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较低,潮流家电网

浏览次数:59 时间:2019-11-06

日前,富士康宣布将在人工智能研发方面进行重大投资,未来5年内提供约3.42亿美元,从AI人才培育、IoT工业场域应用、大数据分析等领域,全力推动集团转型成为AI驱动的工业互联网企业。 富士康的相关负责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公司做AI或者机器人并不是简单的把员工换掉,而是让机器人替换生产当中比较枯燥、员工意愿不高、相对比较危险的工作内容。公司整体用工规模不会发生太大改变,在内地还是会长期保持100万人以上的规模。 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次向AI领域转型前,富士康为摆脱“制造化”标签还曾做了一系列的转型尝试,甚至包括布局电商领域,不过最终均以失败告终。那么,此次把目标瞄准人工智能平台的富士康是否会转型成功呢? 未来5年内在AI领域投资3.4亿美元 日前,鸿海科技集团正式宣布启动两项AI研究培育计划:首先,将成立“鸿海工业互联网AI应用研究院”协助集团开发“工业互联网 机器人”的AI创新,未来5年内提供100亿新台币(约合3.42亿美元),从AI人才培育、IoT工业场域应用、大数据分析等领域,全力推动集团转型成为AI驱动的工业互联网企业;其次,邀请美国基因科学家克莱格·凡特共同创造“亚太前瞻健康管理服务”。 鸿海科技集团董事长郭台铭表示,鸿海从实体制造起家,具备领先全球40多年的经验和技术,将透过AI的工具性,打造由“云移物大智网 机器人”构筑而成的工业互联网AI应用生态系。 郭台铭还强调:“在未来五年内,集团将投资100亿新台币,用于招聘AI应用的相关人才,并在所有生产基地部署人工智能应用。” 一位富士康的相关负责人表示,无论是专家还是业内,此前都曾提到“机器换人”的说法,但富士康做AI或者机器人并不是简单的把员工换掉,而是让机器人替换生产当中比较枯燥、员工意愿不高、相对比较危险的工作内容,并让工人从中解放出来,提升能力后成为操作机器人的人才,公司整体的用工规模不会发生太大的改变。 频频转型试图“去制造化” 虽然,郭台铭还补充道,富士康的目标是成为“一家全球创新型的人工智能平台,而不仅只是一家制造公司”。但提到富士康,仍然会让人联想到“苹果最大的手机代工厂”这一概念,因为其有超过50%的收入来自苹果。而作为富士康最大客户,苹果的一举一动也牵动着富士康的心。 与往年不同的是,2017年新款iPhone系列销量并不理想。根据苹果公司公布的2018财年第一财季财报显示,公司共售出7731.6万部iPhone,与去年同期的7829万部相比下滑1%。不仅如此,华尔街日报、日经新闻社及华尔街众多投行等还纷纷作出iPhoneX需求疲软的预期,“苹果公司要求供应商减少今年第一季度iPhoneX产量至2000万部,而iPhoneX减产的直接原因为销售弱于预期。” 而鸿海精密发布的2017年第三季度财务报告显示,公司营业收入为10788亿元新台币(约合357.5亿美元),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但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则创下2008年第四季度以来最大跌幅,为210亿元新台币(约合6.96亿美元),比去年同期降低39%,远低于标准普尔全球市场调查公司原本预期的356亿元新台币。对此,外界将其解读为,“富士康受到了苹果的拖累”。 事实上,富士康早已预判到依赖苹果的“隐患”,近年来多次试图转型以达到“去制造化”。而郭台铭也一直反复强调,富士康未来将向“市场销售”的战略方向调整,富士康内部人士也曾表示,电子制造已经到了一个微利时代,鸿海未来会更加注重销售市场的布局。但是“市场销售”究竟会以何种形式出现并未有明确路径。此前,外界看到的更多是富士康的渠道扩张,从制造环节向上游的品牌和下游的渠道延伸。 2016年4月2日,鸿海精密宣布以3888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24.7亿元)的价格收购夏普,换取夏普66%股权;同年5月,鸿海旗下子公司富智康诺以3.5亿美元买下诺基亚的功能机业务。但即便手握夏普和诺基亚两大老牌手机,富士康在中国手机市场上仍未掀起太大波澜。 再往前追溯,富士康还曾在电商领域开始新的尝试。2013年4月,郭台铭成立了一个B2C电商平台——富连网,并与阿里巴巴的天猫合作,销售富士康生产的“富可视”品牌手机、平板、笔记本、电视、数码配件等产品。除此之外,富士康还积极布局了万得城、赛博数码、万马奔腾计划、飞虎乐购等业务,但均以失败告终。 那么,如今把目标瞄准人工智能平台的富士康,能否转型成功呢?对此,上述富士康相关负责人表示,一家公司的转型,要通过不断实践、摸索,最后才知道是否能成功,提前预测成功率会比较难。但公司会根据公司的目标、方向去努力做。

两年前,在阿里巴巴的一场大会上,鸿海的创始人郭台铭听了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关于“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术、新资源”的演讲后,一夜没有睡好,这位全球制造行业的领军人物被马云提出的新制造打乱了思绪。 在过去长达43年的发展中,鸿海(大陆工厂被称为富士康)一直是制造行业的弄潮儿,但近年来代工利润的逐渐下滑却让这家企业受到不少的争议,当一家互联网企业提出要做“新制造”时,郭台铭表示听完后有些措手不及。 但两年后的今天,郭台铭显然镇定了许多。近日,鸿海在中国台湾举行的一场临时股东会上,他表示,鸿海不再是代工厂,已从硬件公司转型到平台公司。同时他对外宣布将在人工智能研发方面进行重大投资,未来5年内提供100亿新台币(约合人民币21.43亿元),从AI人才培育、IoT工业场域应用、大数据分析等领域,全力推动集团转型成为AI驱动的工业互联网企业。 一位富士康内部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台湾制造业不会是夕阳,制造的实体经济永远都会存在。鸿海从实体制造起家,具备领先全球40多年的经验和技术,将通过AI的工具性实现转型。 投资AI领域 在刚结束的临时股东大会上,鸿海科技集团正式宣布启动两项AI研究培育计划。一方面,成立“鸿海工业互联网AI应用研究院”协助集团开发“工业互联网 机器人”的AI创新,另一方面将在5年内提供100亿新台币,从AI人才培育、IoT工业场域应用、大数据分析等领域,全力推动集团转型成为AI驱动的工业互联网企业;同时邀请美国基因科学家克莱格·凡特共同创造“亚太前瞻健康管理服务”。 郭台铭表示,鸿海从实体制造起家,具备领先全球40多年的经验和技术,将透过AI的工具性,打造由“云移物大智网 机器人”构筑而成的工业互联网AI应用生态系。并强调投资100亿新台币主要是用于招聘AI应用的相关人才,在所有生产基地部署人工智能应用。 不知不觉中,鸿海这个庞大的制造帝国正在不断向人工智能和智能制造靠近。 如今的鸿海已然不再是当年生产代工iPhone后迅速壮大的那个制造业巨人,不论是供应链还是价值链,它无处不在。 据富士康相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鸿海工业互联网AI应用研究院今年在中国台湾成立,以跨厂区、国际级的运作规模,协助加快集团转型速度,后续将视应用需求在美国、日本、中国深圳、上海、南京、北京等地成立据点。并且,鸿海的合作方中还有像人工智能专家吴恩达这样的对象。据了解,吴恩达最新成立的公司Landing.ai去年7月就开始与鸿海科技集团旗下的鸿腾科技合作,推动后者用AI应用加速改造工业互联网的AI基因。 “关于近年来的投资布局,鸿海早就不是传统代工业,而是能够做到定制化智能生产。”郭台铭在2017年广州财富全球论坛发表演讲时如是说。 转型提速 郭台铭在股东大会上表示,富士康的目标是成为“一家全球创新型的人工智能平台,而不只是一家制造公司”。但提到富士康,仍然会让人联想到“苹果最大的手机代工厂”这一概念,因为其有超过50%的收入来自苹果。而作为富士康最大客户,苹果的一举一动也牵动着富士康的心。 鸿海精密发布的2017年第三季度财务报告显示,公司营业收入为10788亿元新台币(约合357.5亿美元),与上年同期基本持平,但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则创下2008年第四季度以来最大跌幅,为210亿元新台币(约合人民币45亿元),比上年同期降低39%,远低于标准普尔全球市场调查公司原本预期的356亿元新台币。显然,苹果对鸿海的影响依然巨大。 “其实鸿海的基本面很好,但仍经常受消息面影响,造成外资强、内资弱。”郭台铭在上述会议上强调,过去3年,我们一直在思考如何进行转型。而在此前,包括2700亿元新台币投资广州10.5代面板厂,以及以3万亿日元抢标日本东芝半导体也是为了进行AI上的布局。 “通过8K面板的影像、大数据等应用所产生的海量资料,最后需要大量储存设备,而大量8K影像大数据才能分析出有用的人工智能。”郭台铭表示,这也是他对东芝存储器有兴趣的原因。 同时,他强调,鸿海已有运作一段时间的关灯工厂,这些工厂中能产生很多有价值的数据。鸿海现在不只是代工厂,而是拥有大数据的结构层次与分析等,是人工智能非常接近的制造业者。再加上目前鸿海于深圳和高雄设有高速运算中心,收集全球在上海、北京、深圳、布拉格、美国威斯康星等工厂的生产线数据,借此智能制造链接,未来鸿海将具备全世界最大的工业互联网。 上述富士康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2018年,公司的转型仍然会继续,但一家公司的转型,要通过不断实践、摸索,最后才知道是否能成功,这些都需要时间去认证。

云顶娱乐网址,每经记者 王晶 每经编辑 陈俊杰在过去的十几年间,富士康充分利用中国的人口红利,通过庞大的代工队伍将自身打造成为全球最大的代工厂商。

但随着劳动力短缺和人工成本上涨等压力,代工企业的利润大幅降低。基于此,富士康近年来频频寻求转型,其中,正在谋求a股上市的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士康股份)以及富士康母公司鸿海精密集团等均开启了包括机器人计划在内的一系列转型。不过,单从富士康股份来看,其工业机器人业务发展并不算好。

机器人产量2年下降50%

富士康股份资产并非鸿海在大陆的全部业务,主体公司仅包括通信网络设备、云服务设备及精密工具和工业机器人三项主营业务。

对于第三项业务中的工业机器人,富士康股份在招股书中表示,工业机器人是面向工业领域的、靠自身动力和控制能力实现各种功能的机器装置。公司生产的工业机器人主要用于执行重复度较高或危险度较高的工作,从而大量节省人力支出、提升制程弹性、缩短作业时间。此外,公司的工业机器人相关产品主要应用于公司自身和外部客户,是公司和外部客户实现自动化生产和智能制造的重要保证。

但事实上,富士康股份的工业机器人所带来收入甚微。根据招股书显示,2015年~2017年,公司的精密工具和工业机器人的销售收入分别为9.34亿元、6.51亿元和9.66亿元,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0.34%、0.24%和0.27%。而在其公布的截至2017年12月31的客户采购目录中,公司正在履行的工业机器人板块销售金额前三大的采购订单总额仅为153.74万元,且全部来自鸿海旗下关联公司。

不仅如此,记者还注意到,2015年度至2017年期间,富士康股份工业机器人的产量分别为0.78万个、0.43万个以及0.39万个,2017年的产量较2015年已经下降了50%。与此同时,机器人的产能利用率也逐年下滑,2015年~2017年分别为0.61%、0.37%以及0.35%。

虽然富士康股份的机器人业务发展并不理想,但鸿海精密集团董事长郭台铭显然不想放弃将富士康从代工转型的梦想。近年来,富士康频频试图通过转型以达到“去制造化”,而郭台铭也一直反复强调,富士康未来将向“市场销售”的战略方向调整,富士康内部人士也曾表示,电子制造已经到了一个微利时代,鸿海未来会更加注重销售市场的布局。

向自动化转型

此前,外界看到的更多是富士康的渠道扩张,再往前追溯,富士康还曾在电商领域开始新的尝试。而近几年来,富士康则把目标瞄准人工智能平台以及机器人领域。

本月初,鸿海精密集团正式宣布启动ai研究培育计划:将成立“鸿海工业互联网ai应用研究院”协助集团开发“工业互联网 机器人”的ai创新,未来5年内提供100亿新台币(约合3.42亿美元),从ai人才培育、iot工业场域应用、大数据分析等领域,全力推动集团转型成为ai驱动的工业互联网企业。

郭台铭表示:“在未来5年内,集团将投资100亿新台币,用于招聘ai应用的相关人才,并在所有生产基地部署人工智能应用。”而一位富士康内部人士则补充道,无论是专家还是业内,此前都曾提到“机器换人”的说法,但富士康做ai或者机器人并不是简单的把员工换掉,而是让机器人替换生产当中比较枯燥、员工意愿不高、相对比较危险的工作内容,并让工人从中解放出来,提升能力后成为操作机器人的人才,公司整体的用工规模不会发生太大的改变。

事实上,早在2011年,富士康就开始通过配备机器人来提高资金和劳动力的组合配置比例,而彼时的郭台铭也表示,富士康将以日产千台的速度制造30万台机器人,用于单调、危险性强的工作,提高公司的自动化水平和生产效率。在设立基地进行研发和生产机器人的同时,希望到2014年装配100万台机械臂,在5到10年内看到首批完全自动化的工厂。

虽然机器自动化已经成为中国工厂发展的趋势,但就目前来说,我国智能制造相关产业仍处发展初期,制造业标杆企业富士康也不例外。有媒体报道称,在富士康内部,也有人并不认可机器人计划。“富士康目前使用的机械臂每个成本在十万元人民币以上,机器人的成本在百万元人民币以上。简单地看,机械臂能够24小时连续工作,其工作时间是工人的三倍。但不管是机器人还是机械臂,维护成本非常高,随着消费电子产品生命周期的不断缩短到按周来计算和对精密度的要求不断提高,生产完一个产品后原生产线上的机械臂和机器人需要重新调试,基本就等于报废了。机器人取得成本和技术的突破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短期内根本不现实。”富士康的一位中层称,机器人只能用于生产线上的前端工作,而富士康的核心是后端的组装,机器人实际上能替代的工序不到50%。

对于目前富士康在大陆的机器人研发及应用情况,《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了解情况,但对方并未正面回应。

每日经济新闻

原文链接

本文由云顶集团官网发布于家用电器,转载请注明出处: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较低,潮流家电网

关键词: 云顶集团官网

上一篇:国美纷纷入场,广灵子读报时间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