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集团官网 > 家用电器 > 暴风集团,暴风回天乏术

原标题:暴风集团,暴风回天乏术

浏览次数:63 时间:2019-11-30

12月7日晚间,停牌近半年的暴风集团发布公告,宣布终止重大重组。 究其原因,暴风集团表示原预计重组事项构成重大资产出售,公司将失去对暴风统帅的控制权,但实际交易方案未涉及对外转让所持暴风统帅股权,而是由东山精密与如东鑫濠向暴风统帅合计增资8亿元,交易没有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至于为何在最终重组方案中未出售暴风统帅股权而是仅引入增资,暴风集团董事长冯鑫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表示,主要因为暴风统帅主营的暴风电视亏损压力已经减轻。他同时表示,预计暴风电视业务明年能做到单台电视不亏损,2019年6月可实现全公司盈利。 回顾重组事项历程。暴风集团股票于2017年7月19日因筹划重大事项停牌,并于2017年8月1日将筹划事项确定为重大资产重组。8月14日,交易确定为拟采取增资及股权转让等方式为子公司深圳暴风统帅科技有限公司引进战略投资者。 而暴风集团刚刚公告称,东山精密与如东鑫濠本次对暴风统帅进行增资后,公司持有暴风统帅的股权比例为21.5819%,且通过与暴风控股的一致行动协议实际持有暴风统帅31.9733%的表决权,公司对暴风统帅的表决权比例依然较高,不影响公司对暴风统帅的实际控制权,本次交易不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目前,东山精密、如东鑫濠已与暴风统帅及暴风集团协商确定了交易方案并签署增资协议。根据各方最终确定的交易方式与交易金额,本次交易不涉及暴风集团对外转让所持暴风统帅股权,而是由东山精密与如东鑫濠向暴风统帅各增资4亿元,合计增资8亿元。 增资后,东山精密与如东鑫濠分别持有暴风统帅约10.53%股份。照此计算,暴风统帅估值达到约40亿元。 至于为何最终没有出售暴风统帅股权,12月7日晚间,暴风集团董事长冯鑫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表示:“本次重组只对暴风统帅引入增资,未出售股权的主要原因是目前暴风电视的亏损压力减轻了,暴风电视明年能做到单台电视不亏损。” 根据财报披露,2016年暴风统帅净亏损3.58亿元,2017年上半年亏损1.29亿元。可以说,暴风统帅亏损严重拖累暴风集团的财务表现。但是在第三季度,亏损情况略有好转。据财报,暴风集团第三季度营收4.48亿元,净利润451.73万元,同比增长826.5%。 暴风集团CFO姜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第三季度净利润同比增幅较大,主要在于电视业务亏损收窄。电视的获客成本由去年的400元/人,下降为今年第三季度219元/人。原材料调价令电视产品的亏损减少。5月、9月份分别推出了新品,电视业务的利润空间有望进一步扩大。” 如何计算明年能做到单台电视不亏损,以及何时能做到电视业务盈利? 在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冯鑫的回答也比较干脆:“就是算账,主要看三项,一是硬件电视加投影整体有小盈余,二是销售规模到达阈值up值,三是计算整体运营成本,都有历史经营数据可以计算。把营销成本和硬件成本做减项,2018年单台电视成本和收入增项可以打平。此外亏损的就是养人的成本,预计在2019年6月暴风统帅可以实现全公司盈利。” 作为曾经的VR概念第一股,暴风集团仍在试图发展与VR相关的业务。 同日,暴风集团还宣布与天象互娱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可通过相互间的投资、合资、合作、参股等形式共同开展TV VR平台游戏运营,以发掘优秀IP和工作室为目的,双方可通过共同发起、募集或组建游戏基金的形式来开展相关工作。

乐视因陷入资金链困局而空出的市场份额,正在被其他互联网电视厂商迅速蚕食,暴风TV是其中之一家。 2017年12月8日,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300431.SZ,简称“暴风集团”)发布复牌公告称,暴风集团出让控制子公司——深圳暴风统帅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暴风统帅”)股权的原重组计划终止,改为由两家其他公司对暴风统帅增资8亿元入股,而上市公司暴风集团仍然拥有对暴风统帅的实际控制权。 消息一出,复牌前股价19.42元的暴风集团股价连续两个交易日涨停,截至12月15日股价收于26.61元,涨幅度较停牌之前达37%。 重组终止,改卖股权 实际上,在原来的重组计划中,暴风集团董事长冯鑫的打算是卖掉互联网电视暴风TV的控股权。 公告里,暴风集团称,公司拟采取增资及股权转让等方式为暴风统帅引进战略投资者。根据暴风集团基于预期融资规模的预计,完成本次交易后暴风集团将失去对暴风统帅的控制权。 让出暴风统帅的控制权,这是暴风集团董事长冯鑫在2017年7月19日停牌时的最初想法。 此时距离乐视网(300104.SZ)的原董事长贾跃亭出走美国没有几天,而暴风集团的股价已经从最高的每股327元跌落至20元,这的确令暴风集团董事长冯鑫很是难堪:两年前暴风集团股价还在180元的时候,冯鑫曾以个人名义发出对暴风集团的增持倡议书,并承诺由此产生的亏损由冯鑫本人买单,如果员工要增持公司股票,董事长本人资助一半的增持费用。 市场却丝毫未留情面——24个月之后,暴风集团的股价从180元跌至20元附近。 冯鑫和他的暴风集团面对的不利局面还包括:为了抢占大屏幕的互联网电视市场,新设立的暴风统帅采取低价销售硬件的策略,在2016年产生了3.5亿元的亏损;以及乐视陷入资金链困局对互联网电视行业的负面影响。 然而,经过近五个月的漫长商谈,暴风统帅逃脱了被出售的命运。 苏州东山精密制造股份有限公司(002384.SZ,下称“东山精密”)、如东鑫濠产业投资基金管理中心(下称“如东鑫濠”,股权关系穿透后有华鑫证券出资的背景)与暴风统帅及暴风集团协商确定了交易方案并签署增资协议。 根据各方最终确定的交易方式与交易金额,本次交易不涉及暴风集团对外转让所持暴风统帅股权,由东山精密与如东鑫濠向暴风统帅合计增资8 亿元。 增资后,暴风集团持有暴风统帅的股权比例为21.5819%,且通过与暴风控股有限公司的一致行动协议实际持有暴风统帅31.9733%的表决权,冯鑫依然对暴风统帅拥有实际控制权。 经济观察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向暴风集团询问,公司证券部回应称,暴风统帅目前的营业收入已经超过暴风集团营业收入的一半以上,2017年预计仍然亏损,但是财务数据显示已经在好转。 股东演变 暴风统帅,顾名思义,这家公司的名字由“暴风”和“统帅”组成,其中,“暴风”来自暴风集团,“统帅”是青岛海尔股份有限公司(600690.SH,下称“青岛海尔”)的品牌名称。 在2015年6月15日,暴风统帅刚刚成立的时候,它的前身是深圳统帅创智家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金为3000万元,其中青岛新日日顺物流服务有限公司(下称“青岛新日日顺”)出资额为2400万元,占股80%。 工商信息显示,青岛新日日顺现已经更名为青岛日日顺创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日日顺创智”),唯一的股东为英属维尔京群岛海尔洗衣机控股有限公司(海尔架设在境外的企业,注册资本金2400万美元),日日顺创智的法人代表为海尔集团董事局副主席、集团总裁周云杰。 如此一来,统帅创智最初的股东背景就很清晰,由传统家电巨头海尔牵头出资设立。 2015年9月18日,暴风集团和广东奥飞动漫文化股份有限公司参股统帅创智;2016年2月29日,暴风控股有限公司加入持股。 统帅创智很快更名为暴风统帅。 此时,暴风集团和暴风控股合计持有47.36%的股权,青岛新日日顺持股22.11%,暴风集团取代海尔成为暴风统帅的实际控制者,公司开始研制并全国销售大屏幕互联网电视,产品被命名为暴风TV,线上销售走的是官网、京东、天猫等网店;线下销售则主要依托海尔的家电销售网络。物流运送使用的是海尔的日日顺物流系统。 公司董事长也从海尔的刁云峰变更为暴风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冯鑫;总经理由海尔的范丰光变更为刘耀平。刘耀平此前出任创维电视的中国区营销总裁,后因研制互联网电视与冯鑫结识,直到2015年担任暴风TV的CEO。 在暴风统帅短短两年半的公司发展历程中,作为传统家电厂商海尔方面的持股权实际上是在一点点地淡出。 在暴风集团最新公布的暴风统帅股权结构中,日日顺创智将其持有的暴风统帅14.4001%股权转让给宁波航辰投资管理合伙企业,目前尚未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手续。 暴风集团证券部对经济观察报记者回应:虽然海尔是逐渐退出了股权,但海尔参与暴风统帅中来的这部分人都还在,并形成了较为稳定的团队。 暴风统帅总经理刘耀平也在公开场合表示过,公司除了股东暴风集团、奥飞动漫、日日顺和三诺影音外,就是管理层团队持股。以往的经验显示,这种股权架构能够更加有力量地激励团队到暴风TV的研发销售中来。 虽然暴风统帅至今亏损,其发展到目前也只有短短两年的时间,但其发展速度已经令人吃惊:预计2017年营业收入超过10亿元,占据暴风集团营业收入的半数以上;2017年2月28日,暴风集团宣布旗下暴风TV的累计出货量突破100万台,仅用了一年左右的时间即在出货量上成为互联网电视行业的第二名。 暴风TV的设计像电脑一样采用了分体可升级的方式,全线配备蓝牙,主打暴风语音搜索和4K高清屏幕,而且采用低价销售策略,同价位产品卖得比乐视还要便宜。因此,暴风TV一经推出,便受到了市场得热捧。 2017年半年报显示,1-6月,暴风集团获得营收为8.26亿元,暴风统帅的营业收入为5.6亿元,按照此单一数据,暴风统帅的营收已占整个暴风集团的67%。 经济观察报向暴风集团询问目前公司的重心是否已经转移到了暴风统帅上来,暴风集团证券部表示,虽然暴风TV的营收已经占据集团收入一半以上,但公司仍然在研制其他产品,比如无屏电视,以及暴风魔镜系列产品。 在深交所的互动易平台上,投资者们最关心的热门问题,就是暴风TV的运营、手机和电视端之间是否共享、暴风TV全国性销售网络如何架构等。 对冯鑫而言,目前的结果可能是最好的结果,两家公司增资8亿元对暴风TV“补血”,而冯鑫又没有因为亏损失去暴风统帅的控制权。 但是,暴风TV至今亏损始终是最大的压力所在,这也是暴风集团股价萎靡不振的原因。市场上的各方力量其实都在观察,互联网电视巨头乐视倒下之后,还能够再起来一家暴风吗?

暴风集团在12月7日晚发布公告称,子公司暴风统帅拟进引进投资者东山精密、如东鑫濠,两方拟各出资4亿元认购暴风统帅新增注册资本467.84万元,各获其增资后10.53%股份,暴风统帅合计获增资8亿元。

6月11日,搜狐财经从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获知,去年8月10日,暴风集团负责VR业务的子公司暴风魔镜面对债务追偿时曾发邮件称,暴风魔镜“目前已无偿还能力,需要将暴风魔镜和另一家公司做合资公司”,由此解决债务问题。

公司交易后实际持有暴风统帅31.97%表决权,不影响对其的实际控制。暴风集团原预计该事项将致公司失去对暴风统帅的控制权,构成重大资产出售,该交易现不构成重大资产重组,公司股票12月8日复牌。

邮件发出半年以后,今年2月,魔镜的危机被摆在了明面,暴风集团公告称暴风魔镜已“经营困难,资不抵债”。

图片 1

除了VR业务,暴风2016年在体育领域的投资也遭遇“滑铁卢”,如今围绕这起投资演变出的“连环诉讼”涉及金额达42.4亿元。

暴风生态的另两项主营业务:智能电视和暴风影音2018年也现收入下滑,其中作为主要营收来源的智能电视业务毛利率进一步下降,与预期的盈亏平衡渐行渐远。

图片 2

(来源:暴风集团2018年年报)

2018年全年,暴风集团营业收入为11.27亿元,同比下滑41.1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9亿元,同比下滑2077.6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2423.45万元,同比下滑97.73%。

VR子公司资产被法院查封,曾谋划合资偿债

2018年8月10日,北京暴风魔镜科技有限公司向北京神州腾耀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发送《关于债务重组》的邮件。邮件称,暴风魔镜“目前已无偿还能力,需要将暴风魔镜和另一家公司做合资公司,合资公司运转三年后,产生利润,然后会经过资本运作,这样才有资金流入,去解决债务问题。”

图片 3

(《北京神州腾耀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与北京暴风魔镜科技有限公司服务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该邮件的起因是神州腾耀2017年6月向暴风魔镜发起的10.41万元请款。暴风魔镜在上述邮件中提出了两种解决方案:一、债务直接延期三年;二、债务转成暴风魔镜的股权,按照暴风魔镜最后一轮融资的估值,投前16亿转股。两种方案都需要三年时间,原因即前述需等待暴风魔镜与另一家公司做合资公司。

半年以后,今年2月31日,在回复深交所问询时,暴风集团称暴风魔镜及其母公司北京魔镜未来科技有限公司“经营困难,资不抵债”,对两公司分别计提7213万元和1.04亿元的减值。

今年2月26日,暴风魔镜新增经营异常信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决定机关为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石景山分局。

在年报中,暴风集团对暴风魔镜的5711.38万元应收账款进行100%计提,计提理由是“公司资产被法院查封,不能正常营业,预计很难收回款项”。

图片 4

2014年,暴风进军VR业务,该年9月,暴风集团推出了第一代暴风魔镜产品,此后暴风集团决定以子公司的形式独立运营暴风魔镜,即2015年1月成立的暴风魔镜。

暴风魔镜由魔镜未来全资控股,暴风集团持有魔镜未来18.28%股份,冯鑫持股99.99%的暴风控股有限公司持魔镜未来15.85%股份,华谊兄弟子公司华谊兄弟互娱投资有限公司持魔镜未来7.76%股份。

2015、2016年间,在资本热捧下,VR领域迎来“井喷”。在暴风曾经的“N421”战略布局中,暴风魔镜是“四块屏幕”中的重要一环。

2015年4月,魔镜未来获得1000万美元的首轮融资,对应整体估值超5000万美元;2016年1月,暴风魔镜宣布获得2.3亿元的第二轮融资,由中信集团旗下中信资本领投,天神互动、暴风鑫源跟投,上一轮投资者暴风集团、华谊兄弟、天音控股、爱施德、松禾资本继续追加投资,融资后魔镜未来整体估值达14.3亿元人民币;2016年12月,魔镜未来C轮融资,前海梧桐并购基金投资;2018年2月,IDG投资暴风魔镜。

明星资本加持的另一面,暴风集团向暴风魔镜的采购金额逐年减少。年报显示,2016-2017年,暴风集团向暴风魔镜“采购魔镜”金额分别为213.39万元和149.18万元,2018年进一步下滑至15.38万元。

华谊兄弟也在2018年年报中对魔镜未来进行全额计提减值,并称其资产负债率超过150%。

风口平息,冯鑫多次坦承VR行业的不成熟。2018年4月,在业绩发布会上,冯鑫表示, VR业务“时机不对”;同年7月4日,冯鑫在专访中表示,当前VR领域的硬件和软件不够成熟,“不足以成为可用的2C产品”。

所投海外体育项目破产,后续追偿陷连环纠纷

暴风追逐过的风口不仅VR。2015、2016年,体育赛事版权成为资本市场的新“宠儿”,暴风亦参与角逐,最终以所投项目破产收场。近期,关于该项目的后续追偿引发连环纠纷。

2016年3月,暴风集团全资子公司暴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光大资本投资有限公司签署协议称,暴风集团及其关联方、光大资本及其关联方拟通过发起设立产业并购基金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的方式,收购境外MP & Silva Holding S.A.公司 65%的股权。

MPS是一家体育媒体服务公司,核心业务是体育赛事版权的收购、管理和分销,涵盖主要国家队、俱乐部、联赛和知名赛事。

据媒体报道,2018年10月,英国高等法院发布判定MPS以资抵债偿还法网660万美元版权费。收购事项由此陷入僵局,追回款项、减少损失成为投资方的首要关注点。

根据过往公告,浸鑫基金普通合伙人为光大资本全资子公司光大浸辉、暴风投资、上海群畅,认缴出资额均为100万元。此外,光大资本、暴风集团作为有限合伙人分别认缴2亿元和0.6亿元的出资额。

在浸鑫基金12名有限合伙人中,招商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认认缴出资额最高,为28亿元。招商财富由招商银行通过招商基金间接持股55%,是浸鑫基金合伙人中唯一的招商银行关联方。

后续争议围绕两名普通合伙人光大浸辉、暴风投资以及第一大有限合伙人招商财富展开。

根据暴风集团公告,浸鑫基金于2016年5月23日完成MPS 65%股权交割,此后若因暴风集团18个月内未能完成最终对 MPS 的收购而造成特殊目的主体损失,暴风集团需承担赔偿责任。

今年5月8日,暴风集团发布《关于诉讼事项的公告》称,光大浸辉和上海浸鑫作为原告,向暴风集团和暴风集团实际控制人冯鑫提起诉讼。原告称,因暴风集团不履行回购义务导致6.88亿元损失,请求法院判令暴风集团向原告支付6.88亿元损失该相关利息0.63亿元,并判令冯鑫承担连带责任。

图片 5

(来源:暴风集团公告)

另一方面,向暴风追偿的光大也面临着高额诉讼。

6月1日,光大证券发公告称,浸鑫基金中一家优先级合伙人的利益相关方招商银行作为原告,对光大资本提起诉讼,要求后者履行相关差额补足义务,诉讼金额约为34.89亿元人民币。

公告称,目前该案仍处于立案受理阶段,对光大资本的影响暂无法准确估计。目前,因相关事项,光大资本及其子公司名下银行账户、股权、基金份额已被申请财产保全,涉及相关银行账户资金约为 57.76 万元;相关投资成本约为 43.88 亿元。

暴风集团亦“深受其害”。在2018年“长期股权投资”项目下,暴风集团为浸鑫基金减值1.42亿元,此外还在应收账款中对浸鑫基金计提4800万元。两项计提原因均为“基金投资项目破产无法收回投资成本”。

硬件销售毛利率-32%,广告收入同比降67%

2018年5月,在资本市场最先掀起“生态”热潮的乐视网已被暂停上市;与此同时,一度作为“生态”拥趸的暴风集团不再强调覆盖硬件、内容的“泛娱乐联邦”,从2018年年报看,硬件销售已成为暴风集团营业收入的绝对支撑。

2018年,暴风集团营业收入为11.27亿元,较2017年的19.15亿元同比下降41.15%。其中销售商品营收为9.02亿元,占比80%,金额较2017年同期下降29.76%,年报称销售的商品主要为互联网电视。

图片 6

(来源:暴风集团2018年年报)

年报解释称,营业收入降41.15%主要受暴风集团主营电视业务的子公司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资金周转影响,库存备货不足,收入下降。

2018年,暴风集团智能硬件的销量与产量同降。2018年销量为69.54万台,较2017年的84.32万台同比降17.53%;产量为44.64万台。较2017年的86.05万台同比降48.12%。

产量减半的同时,暴风集团大量消化存货。2018年,暴风集团库存量由28.88万台降至3.97万台,存货账面价值从2017年的6.59亿元降至7639.9万元。

暴风集团对存货计提了2393.06万元计提了存货跌价准备,因“部分互联网电视存货型号过时,市场竞争加剧,导致市场售价下降,部分存货的公允价值减去处置费用后的净额有所下降,低于账面成本”。

一直在探索盈亏平衡点的暴风硬件业务毛利也进一步下滑。在2016年致股东信中,冯鑫曾表示力争TV业务在2019年实现盈利。年报显示,2018年暴风销售产品的毛利率为-31.97%,比上年同期减少24.82%。暴风集团称其电视业务处于快速拓展期,营销推广力度加大,成本费用增加。

暴风集团另一大主营业务互联网视频,即暴风影音业绩也现同比下滑。2018年,暴风集团广告业务营收1.42亿元,同比下降66.74%,占营收比重12.62%,是第二大收入来源。网络付费服务营收为4180.81万元,同比下降63.49%。

暴风集团年报称,其目前具体的经营困难主要体现为融资受阻,资金紧张,无法顺利开展新业务改善亏损局面。

Choice金融终端显示,近三年来,暴风集团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持续呈流出状态,2016-2018年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增加额分别为-1.68亿元、-0.69亿元和-1.63亿元,其中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76亿元、-4.93亿元和1.86亿元。截至2018年年末,暴风集团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1011.34万元。

从负债率看,暴风集团2018年年末总资产为12.42亿元,负债为20.95亿元,资产负债率达164.68%。

图片 7

(数据来源:Choice金融终端)

为解决融资受阻、资金紧张、持续亏损、净资产偏低等情况,暴风集团拟定7项措施,其中包括为暴风智能协商引入战略投资者;创新暴风集团融资渠道;引入优良资产,聚焦主业、删减冗余业务、精简人员;积极与客户、供应商沟通,进行债务重组等。

此前暴风集团已为暴风智能进行多次筹资。2016年8月,暴风集团披露称,宁波航辰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拟向暴风智能增资2亿元;2017年12月,暴风集团宣布东山精密与如东鑫濠向暴风统帅各增资4亿元,合计增资8亿元;2018年7月,暴风集团公告称,暴风智能正在筹划增资扩股事项,投资人拟以5亿元对暴风智能进行增资,并在增资后有权选派1名董事。

本文由云顶集团官网发布于家用电器,转载请注明出处:暴风集团,暴风回天乏术

关键词: 云顶集团官网

上一篇:日经亚洲评论,市场份额4年缩水近10倍

下一篇:没有了